全国政协委员刘宁:在书香政协读经典、学国学

发布时间: 2020-05-11 08:09 | 来源: 人民政协报 | 作者: 刘宁 | 责任编辑: 江虹霖

疫情期间,全国政协在委员移动履职平台上组织了“防控疫情读书会”,“群主”朱永新常委和许多委员一起推荐了不少好书,形成了非常深入和热烈的讨论。我阅读了群里重点推荐的图书,也学习了群里的讨论,感到非常有收获。作为一名从事中国古典文学与文献研究的科研工作者,虽然平时每天都在读书,但主要是从专业研究的角度来阅读。政协的读书活动,开拓了我的视野,让我能更多地从政协委员履职尽责的角度,去体会国学的意义,也深感如何在履职尽责中读好国学书,是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。

政协委员读书,我体会有几个突出的特色:注重全局、讲求跨界、关注修身。首先是注重全局眼光,全国政协的线上读书会是在防控疫情的严峻形势中成立的,委员们都很关注与疫情防控有关的病毒学、环境科学、生命科学等方面的著作,而具体的学习和讨论,则在关注这些学科成果的同时,更广泛着眼于中国公共卫生体系建设、社会风险防范、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等全局性问题。委员们来自各行各业,因为心系全局性问题,因此在交流时,往往能跳出各自视野的局限,碰撞出许多有价值的“火花”。委员读书的第二个特点,是讲求跨专业、跨领域的交流。委员是各行各业的精英,在各自的专业领域里都卓有成就,在防控疫情的讨论中,许多医学界、法学界、生命科学界的委员,都从各自专业角度做出深入思考,读了他们的导读和发言,深受启发。为了加强交流,线上读书会还邀请了多位学者一起讨论,体现出对专业性、科学性的重视。每一次讨论,都是收获很大的跨界碰撞。委员读书的第三个特点是注重自我修身,加强自我修养,注重提高自身的思想水平和履职能力。

在书香政协学习国学,要追求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丰富体认,获得通观古今的视野,拥有陶冶身心的精神力量。全局性的视野,并不是简单的贪多务得。国学典籍浩如烟海,需要执简驭繁。特别是在履职工作中学习,更需要从精要入手,这个精要,就是经典。古代经史子集四部典籍,每一部都有影响深远的代表性经典,例如经部的《论语》《孟子》《周易》《尚书》《诗经》《周礼》《仪礼》《礼记》《左传》《公羊传》《榖梁传》《尔雅》《孝经》等;史部的《史记》《汉书》《后汉书》《三国志》《资治通鉴》等;子部的《老子》《庄子》《韩非子》《墨子》《孙子兵法》等;集部的楚辞、《文选》等总集和陶渊明、李白、杜甫、王维、苏轼等作家的别集。这些构成了国学的一个经典体系。

这些经典著作,相对于传世典籍的整体,是很精要了,但学习的内容还是比较繁多。我一直记得在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读书时,著名古典文学专家林庚先生的教诲。他说读书要能抓住精要,要“感受一通,一通百通”。这个“一通”究竟该如何理解?林先生并未做更具体的阐述。从本科时代研读古书开始,我就在思考这个问题,经过多年的学习,我越来越强烈地感到,这个“一通”对于学习国学来讲,或许可以理解为掌握三个“一”。

所谓三个“一”,是指精读“一部经书、一代历史、一家之言”。经部儒家的十三经,精读其中一经;对于历史,中国上下五千年,内容非常丰富,但要深入读史,可以从精读一代之史入手;子部的诸子百家,以及集部的诗文作家,要能完整深入地精读其中的一家。

这三个“一”,不是国学学习的终点,但在很大程度上,是国学学习的一个扎实的起点。国学的内容极为丰富,如果从读好三个“一”开始,就可以日积月累,不断丰富和深入。例如,儒家的十三经,可以首先精读一经,尤其从《论语》《孟子》这样的经典入手,把一部经学深学透,再开始学习另一部。对于历史,可以从历史上选择一个朝代,例如汉代、唐代、宋代,把这一代的历史认真钻研,对它的方方面面的问题有所了解,对它在中国历史长河中的位置有所认识,有了这个基础,再去了解其他的朝代或问题,就可以避免读史过于浮光掠影和表面化。对于诸子百家的思想和诗文作家的创作,精读一家之言、一家之作,把围绕这一家的方方面面问题读深读透,然后再去读下一家,这样会有许多深入的体悟。那些诸子百家观点的摘编汇总或者汇集众多作家作品的文选,对于初步掌握概貌是需要的,但如果深入学习,还是离不开精读一家之言、一家之作。

从三个“一”入手,一开始似乎是眼光过于狭窄,只着眼于一经、一代、一人,但这恰恰是深入国学阃域的津梁。中国传统文化是注重整体性和综合性的,这意味着任何一个看上去的局部,都包含着整体,和整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例如,在儒家经典中,《论语》关于礼的内容,和《周礼》《仪礼》《礼记》等经典多有联系;关于仁的内容,可以和《孟子》等参观;理解《周易》和《春秋》三传的思想,也不能和《论语》截然脱离。精读《论语》,可以为儒家经典的学习打下扎实基础。在史学方面,精研一代历史,可以对中国经济史、政治史、制度史、军事史等诸多方面的问题,获得切近的认识。精读子部的《老子》《庄子》等著作,对于理解儒家、法家、兵家,都有直接的意义;集部中选择杜甫、李白、韩愈、苏轼这些大作家的文集精读,无论先精读哪一家,体察其身世,理解其作品,都可以为理解其他作家、理解中国诗文传统的精要,奠定很好的基础。

读国学的三个“一”,需要有耐心、有恒心。所谓耐心,就是把要学习的这个“一”,尽可能充分地掌握,尽量完整丰富地理解。打个不是很恰当的比喻,这个“一”就好比是一盆花。艳丽的花朵赏心悦目,这好比是一个作家和思想家最精彩的作品和言论,但是这朵花下面的绿叶是怎样的,它又是生长在怎样的土壤里,喜欢怎样的生活环境,这些对于理解这盆花都是必要的,而了解这些内容,就不如欣赏鲜艳的花朵那么愉悦,需要有耐心去了解.如果我们能对一种花卉,从土壤到枝叶,从枝叶到花朵,有全面的了解,那么我们就有了对植物的深刻认识,一旦要认识另一种花,就不那么困难,就有了认识百花的基础。此外,读好经典的三个“一”,不是一蹴而就的。一部《论语》在不同年龄,不同时代环境中读,会有不同的体会,如果有恒心,就能不断深入思考文化传统与当代社会的关系,不断增进自我修养、陶冶身心。

孔子主张,读书最好要有志同道合的朋友,相互切磋砥砺。这既能更好地进步,也能拥有更多的学习快乐。注重跨界交流的委员读书,在这方面有着难得的优势,其特有的阅读关怀,也拓宽了国学反思的视野。在书香政协学国学,不仅可以促进履职,裨益身心,对国学的精神文化内涵,也会形成许多新的思考。

(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,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、古典文献研究室主任)

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加拿大28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官网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 秒速时时彩开奖